《我在北京等你》:殊途同归变南辕北辙

《我在北京等你》:殊途同归变南辕北辙
你很难在这琐碎的故事拼接中,去感同身受海外华人的境遇与命运,你也很难从他们的逐梦图景来堪透这个年代年青人的实际日子与精力诉求,剧中所讨论的愿望与实际、据守与扔掉、婚姻与爱情的实质等议题,也难以让人们取得共振。  钟玲  在最近热播的电视剧中,热度居于《落户》与《完美联系》之下,评分介于两者之间的《我在北京等你》,本来承载了我许多等待,曾暗自在心里想:远离不靠谱的职场元素,总算能够好好地谈一场爱情了,不,是围观一场爱情。但是,没有了《落户》的狗血剧情,没有了《完美联系》的奇葩人设,《我在北京等你》又打开了烂剧的另一种方法。  爱是光芒,互相照亮。  徐天与盛夏,一个是潇洒不羁却极富正义感的小律师,一个是想成为尖端规划师单独闯练纽约的追梦女孩,一次打趣的意外让他们相遇,然后打开了一段美妙旅程。  他们的缘分天空,有爱情的波荡崎岖,有追梦的崎岖艰苦,夸姣,甜美,勉励。怅惘,这一切仅仅我在看过剧情简介后的愿景。实在的《我在北京等你》,千丝万缕,四分五裂。  其实,《我在北京等你》中男女主角这条主线规划得很好,有天马行空的邂逅,有一见倾心的悸动,有日渐深邃的情迷,也有分明相爱却咫尺天涯的时间短怅惘。一段情感纠葛从浅至深,不噜苏也不突兀,不故意也不狗血。由李易峰和江疏影扮演的徐天与盛夏,也是要颜值有颜值,要演技有演技,不油、不腻、不虚浮,两人尽管CP感并不强,却胜在俊男美人的人设讨喜,他们的扮演也没有出离人物的设定。  在两个年青男女的身上,你看到更多的是他们积极向上的人物特质。在美国长大的孤儿徐天,看起来放浪形骸,却心胸侠义,在布鲁克林运营的律师事务所常常捉襟见肘,但依旧习惯性“除暴安良”为穷户打官司,就算没有酬劳也肯为人粉身碎骨。为坚持正义,他甚至不惜一切代价,哪怕是扔掉自己光亮的出路,也要寻求本相“除暴安良”。而单纯的盛夏,一个人在纽约寻求机会,只想凭仗自己的努力完成工作愿望,她回绝富二代男友申凯在金钱与工作上的任何协助,是一个独立自强的新年代女人。和一心想嫁入豪门过上幸福日子的闺蜜贾小朵天壤之别,盛夏就像是一个“灰姑娘”,但她并不等待王子的救赎,而是更信任自己的力气。她更注重自我价值的完成,即便在充溢荆棘的追梦之路被虐到头破血流,也静守初心。在爱情上,她寻求的也是一种相等的联系,而不是让自己处在被解救、被施予的方位。  自傲、自强、自立,仁慈、英勇、正义。怎样办,他们的“亮眼”无力改动《我在北京等你》的全体成色,只因那些丧命的缺陷——  主角与副角,戏份失衡。  很少有哪部剧让人看得如此着急,实在是各色副角的戏份多到让人厌恶,甚至是窒息。那配比,魔幻到何种地步?45分钟的电视剧,男主角有一次只呈现了5分钟,别说是男二女二,就算是十八号开外的副角戏份都多到不可思议。明摆着是男女主角的徐天与盛夏,反而像是来友谊客串的,每一集都出面“再续前缘”,但每一集戏份都少到不幸。副角与龙套的霸屏,一号男女主角的“隐身”,导致我常常蒙圈:声称以他们的爱情为主打的《我在北京等你》,莫非是一部群像戏?爱情不过是幌子,其实描绘的是在纽约的移民、游子与北京的土著各自不安或安好的日子?  但是,即便是群像戏,也不应如此弱化男女主角的存在,即便高甜爱情之下的实质是描写厚重的实际日子,也不至于如此罔顾主次吧!  百思不得其解主创之意图,也不由“愤怒”:想看男女主角谈个爱情,怎样就这么难?想看华裔孤儿徐天与海外游子盛夏的奋斗史,怎样就这么难?  头绪缤纷冗杂,内容灌水。  《我在北京等你》是以纽约与北京两个城市为载体平行开展的,而每个城市又有多条头绪并行叙事。一个多线叙事结构的电视剧,应该一切的故事线都有所相关,然后构成一个有机全体。但是此剧则否则,头绪不行明晰,犹如一盘散沙。纽约与北京之间的不断切换已是紊乱不胜,两个城市里发作的若干故事,每个头绪之间的交集甚少又彻底触不到中心,男二号与女二号的含糊与藕断丝连,男三号与女三号“我喜欢你,你爱他”的爱情困局,还有更多副角之间的故事,每一条头绪简直都能够独立存在,它们不停地交叉盘错,却对男女主角之间的情感进阶、命运崎岖,没有一点点的促进功用和催化作用。  更令人无语的是剧情灌水十分严峻,且更多灌水在男女主角彻底无关的当地,以至于整个故事的结构失去了正常的平衡,像“在纽约”与“在北京”的拼接,经常让人出戏并堕入疑问:我这是在看两部电视剧吧!  纽约的那一部分,是言情偶像剧,谈的是都市中红男绿女的爱情、友谊与愿望;北京部分,是家庭道德剧,说的是与主线八棍子撂不着的家长里短和女四号的亲情与爱情。两者之间,仅仅由于人物联系有一丝含糊的勾连,叙事风格却又让其呈现出显着的分裂——毫不留情地说,以谭铮铮这个女四号的人物联系网打开的北京故事,磨蹭冗长,即便悉数摒弃也不会影响整个故事的布局。  一个深陷在美国职业规矩里的草根儿服装规划师,由此引出许多华人在美国不同范畴的日子与境遇,苦辣酸甜皆有之,这个主线发作在纽约的奋斗故事,很简单让人们想起一部同类型电视剧。  27年前,由姜文、王姬主演的《北京人在纽约》,适应其时“出国热”的实际,以一对配偶的移民故事为缩影,映射海外华人的生计窘境与大年代下小角色的悲欢离合、起落沉浮。对相等公平的巴望,对身份认同的执迷,对看尽人道之卑鄙与光芒后的挣扎,跟随着他们的人生轨道,你看到的不仅是个别命运,还能看到年代开展的世事变迁。多年今后的《我在北京等你》,也在适应当今的年代,演绎海外华人的归国潮和激流之下的普通众生相。令人怅惘的是,同样是庞大的年代背景,《我在北京等你》的格式却并没有到达预期的作用——立意含糊,主题空泛。你很难在这琐碎的故事拼接中,去感同身受海外华人的境遇与命运,你也很难从他们的逐梦图景以小见大地堪透这个年代年青人的实际日子与精力诉求,剧中所讨论的愿望与实际、据守与扔掉、婚姻与爱情的实质等议题,也难以让人们取得共振。  或许,不管编剧仍是导演,甚至这部剧的一切主创人员都是有大志的,仅仅他们的掌控才能不足以支撑这样一部想要体现深入内在的著作,以至于这四分五裂的剧情与他们愿望之中的容貌,间隔何止千山万壑?  怕是,一念之差,便从异曲同工变成了南辕北辙。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